※ ※ 文化部中国乡土艺术协会艺术发展中心暨中国领导干部书画研究院全 ※ ※ 文化部中国乡协主管的中国书画艺术家联合会及《华夏丹青》杂志社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艺术投资 >

赵忠祥爱好收藏5亿私人收藏会所藏品曝光

时间: 2014-11-29 15:4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赵忠祥爱好收藏,他有一个价值连城的赵氏会所,赵氏会所位于北京三环路十里河桥的“亚洲饮食城”东侧的一个僻静小区,附近是北京古玩艺术藏品市场,四层小楼共1200平方米。明清木雕床、黄花梨顶级古家具、官窑极品青花瓷……古董收藏界的极品收藏都位列其中。 业内人士保守估计会所内的收藏总价值5亿!!!

  推开私人文化会所的两扇大门,进入眼帘的是赵忠祥亲笔书写的“观海听涛”四个大字。

  整个会所共有四层,总面积大约有1200平方米,布置得极为典雅、古朴,墙角的音响里,不时传来赵忠祥主持《动物世界》的声音。

  一楼会客厅,摆放着黄花梨木大柜,椅子是硬木家具,墙上贴有赵忠祥从事播音主持五十年来的珍贵照片。会所后面有一个十多平方米的小花园,竹叶摇曳,绿树成荫。

  二楼不仅是赵忠祥的书房,文房四宝齐全,还有赵忠祥收藏的各种艺术品。书房里,有一幅临摹的精美油画《毛主席去安源》。赵忠祥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解释:“1959年,我18岁,给毛主席播新闻,在一次日本博览会上,我为毛主席解说电视机是怎么造出来的。毛主席听了我的解说后,对新兴科技产品很感兴趣,当即下令:我们中国马上也要造电视机。果然,中国科学家仅用了半年,就造出了电视机。那时,我才当主持人,没什么钱,买不起照相机。有机会在毛主席身边,竟没有拍到一张与毛主席在一起的合影,一直很遗憾。今年恰逢建党九十周年,我很怀念毛主席。于是特别请北京的一位画家朋友,专门临摹了这幅《毛主席去安源》。”

  价值连城的家居

  二楼的墙上,还挂着赵忠祥的“驴”、“牛”等多幅书画作品。二楼还有收藏室,里面有赵忠祥收藏的各种珍贵古玩、陶瓷、书法等。二楼另一个房间,是赵忠祥练习书法的大书房。正面墙上,挂有好友范曾特别题赠给赵忠祥的大型书法作品:“世上知音君最重,诗坛流韵我称雄”,十分吸引眼球。

  范曾送字赵忠祥

  三楼是摄影室,还有赵忠祥收藏的各类陶器、古玩。一张大型古木雕刻明清时代的睡床,摆放在中间,让人欣赏,回味无穷。四楼是会议中心,硬木桌椅、茶具一应俱全。赵忠祥介绍:“这是我和朋友们探讨书法、播音主持的文化交流场所。”

  黄胄、范曾和赵忠祥合作的这幅画,至今是赵忠祥最宝贝的藏品。

  “绝世珍藏”:与黄胄范曾三人合作一幅图

  在赵忠祥的众多藏品中,有一幅画是他的“绝世珍藏”。“多年前,黄胄、范曾和我曾合作过一幅画,这幅画至今是我最宝贝的藏品。当时我跟着黄胄学画,有一次我们三个人碰上了,非常高兴,我先用淡墨画了两头驴,黄胄帮我补了补又添了一头,范曾又加画了个小孩,最后黄胄落的款:俯首甘为孺子驴,忠祥老兄醉笔画驴,范曾补孺子,黄胄戏题。这幅画至今是我的最爱,黄胄先生如今已经去世,已然成为绝版,不能以经济价值来衡量了。我也和我儿子说了,即使我去世了,也永远不允许拿我这些珍贵的东西去买卖。”

  赵忠祥“画驴”是一绝众人皆知,而他与黄胄、范曾两位大师的渊源,也是圈中佳话。赵忠祥说,他对收藏中国画的热爱,与两位大师有着密切关系,“第一位赠我画的画家就是范增,后来我们合作过十多张作品,都是友谊结晶。黄胄是我的师傅,我们的关系亦师亦友,虽然他已经离世多年,但看到他的画,仍让我回忆起当年的时光。”

  诗人、书画家、收藏家……身为主持人的赵忠祥其实还有很多身份。从玉器到书画,自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着迷收藏的赵忠祥,曾凭借其在收藏领域的建树获得“中国十大收藏家”的称号。对一些人而言,收藏是跟风也是投资,但对于赵忠祥来说,收藏与金钱没有任何关系,“我收藏的每件藏品,不在乎价值多少,而是它们身上的文化。每一件藏品都有一个故事。”

  爱好排列:画排第一,书法最差

  赵忠祥在收藏界资历颇深,用他的话来说,如今在收藏界颇有建树的王刚等人都是由他带入行的。赵忠祥说,他进入收藏界没有任何契机或故事,似乎全是一种天然的爱好使然,“我从小就对收藏有一种特殊的情结。从集邮开始,到后来收藏毛主席像章,至今我手中的很多像章都是精品,很多展览的像章都达不到我的质量。”

  上世纪70年代末,当时的赵忠祥已经开始在央视工作,在各地频繁出差给了他收集“宝贝”的机会,“当时我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去当地的文物商店观光,40多年来很多藏品都是在那个时期积累下来的。”

  在这些藏品中,赵忠祥最爱的是书画,他说,这与他自己的爱好有关,“我的爱好中,画排第一,旧体诗第二,文章第三,书法最差。因此在收藏时,对中国画也特别感兴趣,尤其是我朋友的画。可以说,20世纪大师级的画家都是我的朋友。我收藏他们的画,并不是因为多么名贵,而是一份情感,每张画都让我想起一个故事,和一段缘。”

  收藏传经:别指望在地摊上捡漏

  谁都知道能够在市场上捡漏是收藏的至高乐趣,因为这说明有超人的见识和眼力,能沙里淘金,同时自己也有一种独享其乐的快感,赵忠祥笑言,自己也未能“免俗”,至今有一个故事,还是他聊到收藏时经常提起的。“我捡的一个最大的漏,是在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当时我路过一个杂货摊,有一个东西一下子就打入我的眼睛里了,是一个玉扇坠,守摊的老太太开价200,最后以60元成交。这件玉扇坠,最后卖了一万多元。”

  赵忠祥直言,捡漏是一种乐趣,但也容易上当,初入行者一定要谨慎。“很多收藏者都热衷于逛地摊捡漏,但说句实话,我在潘家园‘捡’了1000多件玉器,也没有发现几件精品、珍品,最后这些‘垃圾股’都转让给亲戚了。我现在逛潘家园,很少买东西,主要都是在看,看市场上做假做到什么程度了。”他还告诫初入行者,去逛旧货市场必须去杂货摊,而不是门店,“如果去那种专门的店,他们的知识水平,以及做假做旧的观念和本领,比你还要通。”

  赵忠祥举了一个有趣的比喻,对他而言,收藏就像谈恋爱一样,“爱上一件藏品与谈恋爱结婚差不多。这件物品激起了你的爱慕之情,让你有一种冲动,但这种感情能不能持久,还是未知数。当你看上一件藏品时,要等待一段时间,把激情过滤掉,让这种感情变得理性,你上当受骗的几率也小一些,千万别‘闪婚’。当等你过了一年做梦都想着它,那就别犹豫了,花多少钱都买回来吧。”

  赵忠祥给倪萍(微博)做炸酱面

  突然有人喊:“倪萍来啦!”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观海听涛,赵忠祥老师,你这四个字写好好啊!”倪萍带着助手进来。赵忠祥的团队拿着倪萍的《姥姥语录》,排队请她签名。赵忠祥和倪萍两个老搭档,谈天说地,写诗品茗。   到了中午1点,赵忠祥亲自下厨,为倪萍做炸酱面。40分钟后,炸酱面做好了,配上几道北京菜。赵忠祥邀倪萍和华西都市报记者上座。

  赵忠祥对倪萍说:“今后,你要经常到我这来,把你的古玩、书法搬来展览。我免费让你喝茶、吃饭,饭菜我亲自下厨做,因为我喜欢做饭。前几天,王刚和杨澜都来了,过几天,刘晓庆、范曾都要来。”

  倪萍吃了赵忠祥做的炸酱面,连声说:“味道好极了!”赵忠祥笑道:上次杨澜过来,非得吃顿饭再走,我煮饭都来不及,就用剩饭加蛋弄了个蛋炒饭,然后做了面疙瘩汤。倪萍说:“你给人家吃剩饭,真抠门!”

  心境淡然:天下秀色不可能皆归于你

  赵忠祥的藏品很多,他对这些古物也有特别的称呼——“文玩”。“这个词洗脱了俗气,有很强的文化气息,更能体现收藏的价值和格调,更何况有些物件未必年代久远,只要自己喜欢,开心就好。”

  如今名人收藏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但作为最早一批踏入收藏界的“先驱者”,赵忠祥却直言,自己在10年前就开始慢慢淡出,不再收藏了,“藏无止境,差不多就行了。你不能带有占有全世界的观念,天下秀色皆归于你,没有这个可能。”当被问及看到心仪之物还会不会“眼馋”时,赵忠祥自信地说:“在整个中国,像我这样看过这么好东西的不多,我眼面宽,从大英博物馆,到名人家里,藏友家里,文物店都跑了几百个,很多文物都是到库里去看的,现在能打动我的东西不多啦。当然,我还是会去看,但是不等于要占有。启功先生有一句话说得很好,‘看过的就是拥有的’。”赵忠祥说,他虽然在收藏界多年,但总是没赶上好时候,“想收藏的时候我没钱,等到我有了一些经济实力了可以搞些收藏了,却又年岁大了。现在看古玩,低了的我看不上,高了我又买不起,花个几十万去收藏我还是很不舍得的。现在还是把最主要的精力放在做节目上。”

  家藏数千万名贵古物

  赵忠祥说,现在他的大部分藏品,都放在他的私人会所里,家里也放置了一些,“我的会所不对外,只是朋友聚会的场所。”因为有价值几千万的名贵古物,会所特地安装了24小时监控摄像头,还专门聘请了人员打理.


(责任编辑:admin)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会员章程组织机构法律声明
主办主管 文化部艺术人才资料数据库 中国乡土艺术协会艺术发展中心 www.gbshy.com
CopyRight(c) 2012-2020 ICP备案编号: ICP备110122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