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文化部中国乡土艺术协会艺术发展中心暨中国领导干部书画研究院全 ※ ※ 文化部中国乡协主管的中国书画艺术家联合会及《华夏丹青》杂志社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艺术评论 >

齐鲁文化品牌探访系列之——期盼开宗立派

时间: 2014-11-29 16:3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7月18日,由山东省政协和全国政协书画室联合举办的“当代国画优秀作品系列展——山东作品展”在北京开幕。代表山东参加这次展览的刘宝纯、单应桂、于阳春、郭志光、吴泽浩、张登堂、赵建成、孔维克、梁文博、蔡玉水共10位画家的作品在全国政协礼堂亮相,这是当代山东画坛整体实力的一次展示,也是山东画坛放眼全国的一次检验。在一片褒奖声中,许多中肯的意见也让人警醒。当我们审视这些荣耀和缺憾,品味其中的得失成败,不难明白,这是对“齐鲁画派”的一次激情呼唤。

  放眼群山连绵

  山东是一域有着独特内蕴的文化沃土,依托于齐鲁文化的滋养,山东画坛代有才人,美术作品的精神风貌、艺术探求别具一格。当代山东美术是在传统国画基础上逐步发展起来的,在国内各大画派争奇斗艳之时,山东的美术工作者辛勤耕耘,为创作具有强烈时代特色和山东气派的中国画,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吴天墀、张茂才、柳子谷、赫保真、关友声、郭味蕖、王企华、马龙青、于希宁、岳祥书、王天池、迟宾、弭菊田、黑白龙等老一辈画家,坚持创新求美的艺术品格,与时代共进,不仅注重从自然山水和人民生活中激发创作灵感,从古代优秀美术遗产中汲取营养,而且能够以更宽广的艺术视野,广泛借鉴其它艺术门类的精华,使得山东这朵地域性的美术之花,独秀一方,备受世人青睐。
  上世纪六十年代,山东画家以表现黄河建设为主题的画展引起国内画坛广泛赞誉,七十年代初期的“山东黄河写生画展”则使古老的山水画焕发出了新的时代风貌。新时期以来,在繁荣活跃的文化氛围中,山东美术界推陈出新的意识更加强烈,创作出了大量优秀作品,先后组织参加了第六、七、八届全国美展和一系列全国性画展,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尤其值得一提的是,1997年在中国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中青年“中国画坛百杰”评选中,山东“十分天下有其一”,占据了十分之一的获选比例,让人们看到了山东画坛的整体实力和长足进步。
  前辈先导,新人精进。近年来,山东老一代画家艺术生命常青不衰,为创作具有强烈时代特色和山东气派的艺术作品作出了突出的贡献,老画家于希宁、张彦青、刘鲁生、乍启典、刘宝纯等都在古稀之年晋京办展,仍然是山东画坛的担纲和代表人物,他们的审美取向、题材取舍、艺术技法等在齐鲁画坛有着示范和导向的作用,是特定文化内蕴和艺术风格的造就者。在他们笔下,孔孟圣迹、琅琊刻石、临淄古都、蓬莱飞阁等带有山东风情的题材多有表现,特别是以泰山和山东劳动人民的生活为题走笔,成为山东画家们最主要的艺术活动,在绘画技法上表现出来的雄浑、鲁直、淳厚风范已经风标高举,足以有别于其它地域的美术风貌。
  此次晋京办展的10位画家是山东画坛一支老中青结合的队伍,这次展览也是一次有着承前启后意义的展览。这10位画家突出的特点就在于发扬了既往画派的精神和美学特质,却没有停留在前辈笔墨样式的繁衍与延伸上,他们在生活认知和情感世界的丰富上,在题材的广泛上,在表现重大题材的深度上,在艺术形式的多样性方面都有很大拓展。他们的作品生活气息浓郁,笔墨坚实浑厚,一方面显示了鲜明的地域特点,另一方面也显示了鲜明的个人风格,这是艺术传统在时代生活孕育下萌发的新的枝芽,结出的新的果实,也是尊重艺术规律的现实表现和必然结果。

  难见高峰突兀

  放眼中国传统国画艺术,源远流长,精深浩大。二十世纪以来,中国画艺术在经受了外来文化强烈冲击的同时,也借鉴了西画的许多有利因素。在改造和发展中国画的过程中,前辈们不断地开拓了中国画的表现形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使得中国画有了世界范围的影响,开始向世界艺术之林冲击。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高手流派之多,绘画题材之广,技法画路之宽,成就影响之大。从流派上看,一大批画派纷纷崛起,其中,京津画派、海上画派、金陵画派、岭南画派、长安画派影响深远,成就突出,在中国画坛上引领风骚,光彩照人。至于画家更是高手林立,名家辈出,如对国画全面涉猎成就卓著者,有齐白石、张大千、溥儒、高剑父、石鲁、谢稚柳、吴冠中等;山水画中别开新面的傅抱石、李可染、黄宾虹、吴湖帆、陆俨少、贺天健、刘海粟、黄秋园、陶冷月、黄君璧、钱松岩、张仃等;人物画中独辟蹊径者,有林风眠、徐燕荪、蒋兆和、沈子丞、叶浅予、关良、程十发等;花鸟大家则有吴昌硕、潘天寿、赵少昂、于非厂、唐云、朱屺瞻、郑午昌、张大壮、王雪涛、江寒汀、陈之佛、陈半丁等;描画走兽而能卓成大家者,有徐悲鸿、高奇峰、张善子、刘奎龄、吴作人、黄胄等。另外,令人感受深刻的,还有一批杰出的女画家,如何香凝、王叔晖、吴清霞、陈佩秋、周炼霞、萧淑芳、周思聪等,她们也以独特的画笔为中国画坛锦上添花,增添新葩。
  能够在二十世纪中国画坛留下印记者都是有独特创造精神和独特艺术语言的画家,在他们笔下,无论文化的汲取、艺术的思考,还是笔墨的锤炼、表达的技巧都有了区别于既往的创造,值得提及的有:吴昌硕诗书画印的有机结合,张大千、刘海粟的泼墨泼彩山水,齐白石的贝叶草虫,傅抱石、林风眠的仕女,徐悲鸿的奔马,李可染的桂林山水,潘天寿的野草闲花,高奇峰的雄狮,吴湖帆的青绿山水,陆俨少的云、水,黄君璧的云、瀑,高剑父的残荷败叶,于非厂、陈之佛的工笔花鸟,张大壮的介鳞、蔬果,唐云的兰竹,吴作人的熊猫和骆驼,张善子的虎,黄胄的驴,陶冷月的月景山水,吕风子的罗汉画,郑午昌的杨柳,张仃的焦墨山水等等,都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创新,放之整个中国美术史,都不能掩其光辉。这些成就的取得可以归结到一个创新上,从技法上看,高剑父的撞水法,张大千、刘海粟的泼墨法,贺天健的秃笔法,吴湖帆的没骨荷花法,黄宾虹的积墨法,谢稚柳的落墨法等,都风格鲜明,大胆突破,不断地丰富了传统中国画的表现形式。
  从以上的回顾列举中我们不难看出,这些代表中国画最高发展水平和成就的画派和名家中,还非常缺少跻身其间的山东画家。我们常常谈到有群山才能有高峰,但当群峰连绵一望无尽之时,何以不见高峰?这实在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任何美丽的艺术之花都不是凭虚御风而来的,追根溯源起来,它们都是在前人垦殖的沃土上滋长起来的,是许多人接力般奋斗的产物。山东画家注重艺术实践,相对于绘画实践活动而言,却缺少绘画理论家,艺术理论,特别是绘画理论显得十分苍白。应当清楚,任何无原则地相互吹捧,决不是艺术批评,而且也无助于艺术创作活动的开展,无助于画家们对艺术的理解、提高、升华。我们还应该看到,美术理论匮乏的根源与美术教育水平提高不快有着直接的关系,山东美术教育有规模,却没有很高的层次,相比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鲁迅美术学院、南京艺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等,山东的艺术院校充其量能勉强列入二、三流的院校,而这些院校中也缺少在中国画坛有巨大影响力的一流的美术教育家,缺少能够扛鼎担纲为齐鲁画坛打出一面鲜明旗帜的大师级的人物,风樯阵马的山东画家阵营中还缺少那种能够吹响号角引领大军前进的领军人物,这应当是不争的事实。
  
  期盼开宗立派

  翻开山东历年参加全国重大美术展览的纪录,可以发现,获得的银牌、铜牌不在少数,各种优秀奖更是数不胜数,但山东还没有金牌。金牌,是山东画坛的缺憾,是山东画坛的期盼,这种期盼也正是对齐鲁画派的期盼。
  何谓画派?只要我们对历史上的画派作一简单观览就不难明白: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中期,海上画派由虚谷、赵之谦发轫,其后任伯年、吴昌硕担纲重任,广为推进号召,一百多年间大家、巨匠层出不穷,张大千“集传统精英和生活灵秀于一炉”的探索极好地概括了这一画派的成长与特色,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吴湖帆等人又一起让这一绘画流派活力四射,冠绝一时;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由于齐白石的出现,京津画派显露头角,由此而下,大家林立,代不乏人,溥儒、陈少梅、李可染、刘奎龄、蒋兆和、吴作人、叶浅予、黄胄、周思聪等,将这一画派不断推向更高的境界;与京津画派相先后,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为代表的岭南画派倡导“艺术革命”,要求绘画反映时代精神,推陈出新,主张以新的科学观点对因袭守旧、停滞不前的旧中国画进行改造,他们的绘画紧跟时代步伐,反映现实生活,对中国新国画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直至今日这种奔放不羁的精神还有其不曾褪色的光泽;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西安的赵望云、石鲁、何海霞等倡导“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他们的绘画以现实生活为题材,突出表现黄土高原和革命圣地延安的风貌,反映社会变革,给当代中国画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使得“长安画派”昂然挺立于西北黄土地上,永远为人记取;此后,在南京的傅抱石又以他深厚的传统文化积淀,用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法描绘历史风貌和当代生活情感,形成了厚重儒雅的独特风格,为金陵画派开拓新途。
  由此可见,一个画派的产生,首先必须形成志同道合的绘画群体,这些画家在特定的地域内结合当地独特的历史文化背景,在绘画的审美取向、题材取舍、艺术技巧等方面共同探索,形成既有共同艺术内蕴、又有各自不同艺术语言的绘画风格,它的形成是对一种特定文化内蕴和艺术追求的肯定,是对一种思想情感和艺术面貌细致精妙的刻画和浓墨重彩的渲染。一个画派既需要开宗立派的一代宗师,也需要一批批踵继者,以期发扬光大,在某一地域乃至整个艺术领域确立举足轻重的地位,并产生深远的影响。
  几十年来,为成就齐鲁画派,山东几代美术工作者勤于探索,不懈追求,也曾经在美术界造成很大的声势。1962年7月,山东美术界邀请北京的李苦禅、王雪涛、吴镜汀、崔子范、郭味蕖、田世光、颜地,南京的俞剑华、钱松岩、陈大羽、张文俊、亚明,上海的王个、江寒汀、孙雪泥等驰名国内画坛的画家到青岛观摩展览,研讨创立齐鲁画派的有关问题,当时,各方意见杂陈布列,创见迭出,对齐鲁画坛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这是对齐鲁画派一次最集中的讨论。
  艺术探索和发展的路途总是艰辛的,也是没有止境的。我们在看到山东画坛路子正、品位高、长于传统的优势的同时,也很清醒地发现,许多山东画家的作品缺乏应有的气势和开放的张力,在同一层面上徘徊的现象比较严重,笔墨样式也显得陈旧单一。对新一代美术工作者来说,他们的探索还应该加入对当代生活的深入思考,还应该向社会生活的更多层面开拓,摄取自然世界的魂魄,感受人类精神的博大,加强文化修养,更新美术理念,讲求形式法则,锤炼艺术语言等方面都有许多工作要做。当然,我们更应该看到,经过几千年的文化积累和几代人的开拓,博大沉厚、雄强刚健、质朴自然、开拓奋进已经成为具有山东地域特色的艺术精神。放眼未来,只要目标坚定,不断努力,精诚所加,金石为开,可以预期,风采独具的齐鲁画派将会为中华艺苑增添光彩。

(责任编辑:admin)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会员章程组织机构法律声明
主办主管 文化部艺术人才资料数据库 中国乡土艺术协会艺术发展中心 www.gbshy.com
CopyRight(c) 2012-2020 ICP备案编号: ICP备110122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