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文化部中国乡土艺术协会艺术发展中心暨中国领导干部书画研究院全 ※ ※ 文化部中国乡协主管的中国书画艺术家联合会及《华夏丹青》杂志社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百吨巨型玉石出山记——千呼万唤“石”出来

时间: 2014-11-29 16:4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千呼万唤“石”出来

      ——巨型山流水玉石出山记  

 

这是一块巨型玉石,堪称中国最大的山流水玉料。

    这块玉石重达百吨。长5.5米,宽5.2米,高3.5米。色泽比较均匀,为青白玉,开窗可看到犹如荔枝剥了皮的果肉一般,温润细腻,油性好,而且几乎没有绺裂。是能成大器的一块料,实属罕见。

    这块料属于''佘太翠'',是07年经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向世界播发的中国新发现的玉石品种。 因其产于内蒙古乌拉特前旗大佘太镇后边的阴山山脉,摩氏硬度7.2,已达翡翠级而被国家命名为“佘太翠”。

  09年6月回老家看望父母,听朋友说起当地发现了玉矿,兴趣悠然而生,便与朋友一起上山,一探究竟。到了山上,沿着曲曲弯弯的山路,先去参观了正在开采的玉石矿。在玉矿的堆料场,看到开采出来的玉石料确如翡翠一般,颜色有白、灰、绿等,块料有大有小,大的能达到十几吨,但就是裂隙太多,成器不易。在其它玉石矿很难有这么大的块料,这在国内玉石界可算奇迹了。

    从玉石矿下来,我们就顺着山洪冲出的河床寻找玉石,就是人们说的山流水料和籽料。要知道在玉石矿山下面的河床里肯定会有被冲刷下来的小块玉料。这种玉料又比山上开采出来的山料质地要好的多。原因是河床里的玉石历经千亿年河水冲撞浸泡,有裂缝的一般都已磕碰掉了,剩下的自然比较完整。再加上河水的浸润,取天地之灵气,聚日月之精华,使其质地致密,温润,油性好。我们捡到一些玉石搬到车上,一直快要拉不了了才回家。非常开心。

    陪我们一起的一个当地人给我们透露了一个情况,说他在山里面河床上还号定一个特别大的石头,是块玉石,不知好不好,让我们去看看。驾车到了跟前一看,果然是一个巨大的石头、像一个卧狮一样半埋在河里。靠河心一侧常年被水冲刷,玉质显露明显。我仔细观察发现,这是一块质地绝好的玉石,心中不由欣喜异常,但又不能露声色。此时我已认定这就是上天送给我们的绝好礼物。玉文化讲究缘分,这块玉石和我们是有缘分的。

    说实话,我当时对那个当地人的信息没以为然,但到了跟前还是“被震撼了”!我喜欢玉石,所以平常也看看有关书籍、上网浏览浏览,对玉石知识有所了解。这块巨型玉石,仅外露部分的块度也绝对是全国罕见,而且还不知道它在土里埋了多少。

    回到家后,我上网查了有关资料,中国最大的玉石是辽宁岫岩玉260吨,已被鞍山政府拉回做了一个世界最大的玉佛,成就了一个“玉佛苑”,现在已成为鞍山一个热门的旅游景点。但它是一块山料。而我这块是山流水料。搜索山流水料的结果,全国最大的也是产自岫岩的山流水料,重不过40多吨。这块仅凭现在露在外面的部分估计也有50吨。真是令人振奋的结果——我将拥有一块全国最大、不,也可以是全球最大的山流水玉石料了!简直就是一块“玉皇”!

    我很希望和朋友能一起合作把这块巨型玉石弄回来,但后来他们不是很积极,也许不能真正理解这块玉的价值,我也不好勉强。我不想让这块玉石落到别人手里,不能割裂和这块玉石的缘分,只能自己操作了。

    在此期间我多次往返山里勘察,和那个当地人协商价格。经过几轮讨价还价,终于以一个可以接受的高价成交。

    一直到九月下旬我才开始了请“玉皇大帝”的工程 。真正开始工作了才知道工程之艰难,我们经验之不足。原以为用两天就结束战斗,不曾想一干就是8天。

     9月20日晚间,从包头租的两台吊车中一台到达山下的大佘太镇,另外一台第二天到。21号一早我带着人也到达大佘太镇。吊车师傅提出要先考察线路和工作环境,我们就开车带他们到了山里巨型玉石处。通过对道路和巨型玉石的观察,吊车师傅提出了异议,一是石头太大可能吊不起来,二是道路不行,车进不来,结论:干不了。我一听这话,心里一凉。其它车辆我已在当地雇好了,箭已在弦上,怎能不发?

    在回大佘太镇的路上,我给吊车师傅做工作。承诺路不好可以修,吊得起来还是吊不起来试了再说,如果确实吊不起来,钱照付,你们回去。吊车师傅终于答应可以试试。

    到了大佘太镇,另一台吊车也到了。我像一个机械化部队的将军一样,率领一台挖掘机,两台装载机,两台70吨的汽车吊,一辆能载重过百吨的平板车,18个人,浩浩荡荡进山了。没有多少绿色的荒原台地上,车队扬起一路的烟尘,甚是壮观。此时的我有一种大战前的亢奋。

    大佘太镇名称是源于北宋时期佘太君曾在此地抗击过西夏的入侵,后人为了纪念佘太君而命名。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也曾将这里作为军事要冲,到现在还保留着日本人修建的城墙。进入山中还要穿过中国最古老的、蜿蜒起伏于山脊战国时期的赵长城。在此充满历史文化积淀的地方,得此宝物也算为这里增添了又一个传奇。

    在各种车辆开进工作现场的山路上,就发生了状况,汽车吊在过一个沟槽处担住了,后轮悬空无法开动。吊车有自动升降装置,先把车顶起来,众人动手用铁锹挖土垫坑,平整之后吊车开了出来。其实我们走的这条路严格来说不叫路,是一条山洪冲刷出来的干涸的河床,狭窄弯曲起伏不平,还有很多大小不一的石头。

    到了现场先用挖掘机将玉石的周边清空,让其真容完整显露。然后挖掘机和装载机合力在玉石旁边开拓出来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平台,供两辆吊车和平板车作业。

    这时吊车师傅们开始观察研究这块巨型玉石。他们说还没干过这样的活儿,又有了畏难情绪,认为吊不起来。我鼓励他们,既然已经到了这步,不试试怎么行呢,你们就干吧。他们经过一番研究商量,开始工作。

    绑扎钢丝绳是一个技术活儿,由两个老师傅完成。尤其这块巨石呈现不规则状。他们干的认真专业。不干这行不知其学问,否则在起吊的过程中一旦脱落,将是非常危险的事。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绑扎,准备工作完成。 当两个吊车合力将巨石缓缓吊离地面后,两个司机向我报出了各自车内显示的重量,一个51吨,一个48吨。也就是说,这块巨石99吨。好数字!我不由得脱口而出,天长地久,九九归一,太吉利了。

    第一步将巨石从坑里吊起来放到平台上,然后吊车调整位置便于合力,平板车也到位,开始起吊。因为两台吊车吊臂旋转余度小,只能将巨石吊在空中让平板车倒进巨石下面,然后再慢慢放下。放到平板车上后仔细观察,发现重心不稳,与车底板的接触面小,如果行走中一遇晃动,就易滚下来。只好再把巨石吊下来,翻转一个角度。因为石头太大,翻转角度也成了一个难度极大的动作。两部吊车要协调动作,用了近一个小时才达到要求。

    就在这个过程中,断了两根钢丝绳。这些钢丝绳直径都是九厘米,在起吊中吃力太重,再加上与石头边棱摩擦,发生断裂。吊车师傅说,通过打结扣,还能勉强使用,如果再发生断裂就没办法了。

    就用打了结扣的钢丝绳小心翼翼的开始起吊,我的心也随着石头的上升悬在了空中。还好,这个过程还是顺利完成。

    这次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在平板车上放了些枕木、草捆子,还垫了些土,让巨石更稳固。巨石放好后, 用手动吊链将多根钢丝绳拉的紧紧的予以加固。

    全部准备妥当,终于可以走了。我也生出了大大的释然,成功已然不远。

    司机坐到了驾驶室,启动、挂档、轰油,只见车轮空转卷起的尘土向后飞扬,车却不能前进。巨石太重了,而且它的重心又过于集中,只压在驱动轮的上面。

    吊车师傅想了个办法,让装载机从后面推一下,启动了就好了,因为前面一路是下坡路。这一招果然好使,装载机用它的铲斗从后一推,平板车就开始前行。正在大家都欢呼庆贺的时候,车行不到百米,惊险一幕发生了:平板车在一个并不深的、也就十几公分的坑洼处一个颠簸,眼看着巨石顺着侧倾的一面溜了下来,那些加固的钢丝绳就像人拽个纸绳一样瞬间崩断。再看板车也被石头带着慢慢侧翻,然后侧翻的拧劲又将驾驶室带翻。整个景象就像在放映一个慢镜头似的,让人看到好生仔细,却又无可奈何。驾驶室的玻璃碎了,司机也砸在里面,大家赶快将司机救出。还好,司机没有受伤,实在是万幸!

    我们用挖掘机的挖斗将平板车扶正。司机试着看能否操作,一点火发动机启动了,挂档,车也开动了。我让司机先开车回去修车,其它问题完工再说。

    等平板车走了之后,现场一片寂静,大家都在瞅着滚落在一边的巨石发愣,似乎还都没有从刚才的变故中回过神来。我先打破大家的沉默:各位师傅们,大家都发表一下高见,下一步怎么办?这时人们才开始议论纷纷。吊车的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师傅说:老板,我认为这个活儿从开始到现在,就有一个关键问题没有解决,就是修路,你不修路,再雇车来装运还会发生这样的问题;这基本就不叫路,倾斜坑洼太大了。还有,你雇的这个平板车就不是专业装运超重货物的车辆,它车身短,所以能承重,但底盘太高1.6米,车板宽度不够才2.3米,这么重的石头装上去,稍有晃动摆幅就大,肯定会侧翻的。

    这个师傅确实厉害,一下就把问题说到了点子上。此时大家也都纷纷附和,七嘴八舌。我说:师傅说的好,不愧经验丰富,咱们就照师傅说的干,两台装载机和挖掘机马上开始修路,我再联系雇专业重载平板车。

    接下来安排吊车上的六个师傅到山下离此地三十公里山路的大佘太镇休息。因为修路要连夜进行,再是车辆也不够,余下的就借宿在山沟里放牧人家的小土坯房里凑合了。

    三台机械开始挑灯夜战修路。一台挖掘机和装载机在前边铲高垫低,另一台装载机在后面平整。难以通行的路段有六公里,特别是有三个急弯,两个是山沟狭窄,另一个是一边山坡一边深沟,加长的平板车拐不过弯儿来。山沟狭窄的两边是石壁,呈倒梯形,挖不动,要想拓宽只能是垫高地面,越往上开口越宽。临山沟的须将山沟垫平才能扩出路来。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土石方,三台机械整整工作了36个小时,硬生生的在蜿蜒起伏的山沟里开出一条路来!路修好后,住在里面的牧民跟我说,你们也给我们办了好事了,最起码在明年六月下雨发山洪之前,我们的路很好走。

    在修路的同时我通过关系、互联网联系寻找能载超重货物的专业平板车。因为当地没有这种机械,只能从外地找,费了好大功夫从呼和浩特雇到一辆。从开始联系,到平板车来到山里耗时两天半。

    时间就这样流逝了,吊车师傅很着急。原来给他们说好的是工作两天,现在三天都过了,提出费用怎么办。我说没关系,请放心,该付的费用照付,多一天算一天。其实我心里也着急,一个吊车一天就两万元的费用啊,还不说那几台机械和这么多人呢。但也不能半途而废!

    平板车到了的时候是开始工作的第三天傍晚,为了安全吊车只能白天工作。一夜过去后一大早我们就开始了工作。这里九月底气温已经开始变冷,再加上山里气温要比山外低四五度,昼夜温差很大,白天还好,夜里气温只有十左右度。原计划只干两天,每个人都没有准备衣服,把人冻得个个缩成一团。我给大家鼓劲,开玩笑说,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是“团长”了,等把石头弄回去每人弄个师长旅长的干干,今晚上让牧民杀羊我请大家吃肉喝酒。我这一说,现场气氛活跃起来,寒冷似乎降低了。

    呼和浩特来的这辆板车长23米,宽3.6米,高80厘米,平稳性是绝对没问题了。等把巨石吊放在车上,谁想到这车的大梁不够硬,当然也是百来吨的重量太过集中一点,压的大梁成了弓形,离地仅仅剩下4、5厘米的高度。就我们要走的路况,虽然修了,但也有很多起伏,车身这么长,肯定会把大梁托住,根本不可能行走。没办法,只好又吊下来。

    失败了!这已经够让我沮丧,在巨石往车下吊的过程中钢丝绳又发生断裂,再打结钢丝绳长度不够了。只能买新的钢丝绳。我把平板车打发了,招呼大家收工休息。然后我再联系平板车、安排人去买钢丝绳。

    回到牧民小土房子里,我让牧民给杀了一只羊,准备晚上的手把肉。弟兄们这么辛苦受罪,一身尘土也没法洗澡。虽然活儿干的不顺,该吃还得吃该喝还得喝。这山里的羊肉是内蒙最美味的羊肉之一。因为水草不丰美,就只养山羊,山羊生命力强,食性杂,爬山越沟如履平地,能吃饱,运动量大。所以我给这里的山羊起了个名字:“健美羊”。牧民煮手把肉不需要放任何调料,只放点盐,不仅没有任何膻味,其鲜美程度绝对会让任何一个外地来的美食家难以忘怀。“鲜”字由“鱼”和“羊”构成,羊,就是指这里的羊。具体晚上怎么吃的喝的,我就不说了,免得看官看了涎水长流。

    第二天早上派出去的人回来了,说在大佘太镇和乌拉特前旗县城都买不到这么粗的钢丝绳,已联系包头的商家今天给送来,光运费要九百元。平板车也联系好了,是鄂尔多斯的,也给他强调了我们运的是巨石和重量,晚上能到。

    也许是昨晚美酒大肉给我补充了能量,再加上这个消息让我宽心,虽然已是四天没换衣服没洗澡没刷牙没刮胡子,头发蓬乱像个“胡子”,但依然让我精神倍增!

    再一次开始起吊巨石作业的时候已是第六天早晨了。因为有了前两次工作的经验,到中午就顺利装到了这辆平板车上。这时我真的长长的舒口气。我怕下面再出什么节外生枝,所以我千叮咛万嘱咐司机,你千万路上慢点,哪怕开的像人走路一样慢都行。 出山时的路是下坡,前面已说过。可是偏偏怕什么就来什么,这司机开动之后就逐渐快了起来,我在后边紧赶也没能赶上,留下的是一路烟尘。我很担心他会爆胎,因为太重了,压强过于集中一点,路上还有很多包括棱角尖锐的小石头。我步行顺路而下,走了约二公里,发现前面板车停在那里。我赶忙跑过去问,怎么啦?司机懊丧的说,爆了两条轮胎。我真想大骂他一顿,但又忍了。一侧的同一个驱动轮的两条胎同时爆了,你说这个概率、这个寸劲。我静了静心,对司机说,什么也别说了,赶快换轮胎吧。司机一句话真把我气炸了,他说没带备胎和千斤顶。我冲他大吼道,你是干什么吃的,干这么大的活儿你不知道准备好吗?有你这样的司机吗?发泄归发泄,完了还得解决问题不是。

    好在我出来时预备了两个五十吨的千斤顶,这回真派上了用场。我派人开车马上到山下大佘太镇去买四条轮胎,多买两条以防再爆胎。

    四个小时后,轮胎买了回来,司机开始换轮胎。我的人也帮他干,找块比较平整的石头垫上,把千斤顶支起来。五十吨的千斤顶起来,它不往上走,反而将石头底座压向土里。我赶忙吩咐我的人到附近矿山去借块钢板做底座,要厚点的。钢板拿来后,垫上往起顶,还是没顶起来,三厘米厚的钢板却压向土里弯出一个弧度。看到这种情况,我也像爆了的轮胎一样泄了气。我问大家,这该怎么办?大家纷纷献计献策,有一个吊车上的师傅说,挖坑,在轮胎底下挖坑让轮胎悬空,就可以换了。按照这位师傅的方法,顺利的换掉轮胎。山穷水复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让人头痛的一个难题用这么简单的方法就解决了,看来大智慧都是简单的。

    我嘱咐平板车司机,这回要吸取教训,一定慢点开,还和他开玩笑说,有乌龟爬的速度就可以了。司机启动了车。由于新换的轮胎在坑里,车动不了,装载机又从后面推了一下,开始缓缓前行。

    此时已近黄昏。山沟里被山峰投下的阴影遮挡,开始暗了下来,而峰顶却被夕阳涂抹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色。明暗对比,远近参差,稀疏的树木点缀着荒凉的山体,远古的赵长城像条线在山脊上蜿蜒而去。给人一种亘古苍劲之感,像一幅油画。

    平板车行驶了大约五百多米,突然听到两声巨响,在寂静的山谷中格外震耳,再看平板车的右侧飞起一股烟尘。我赶紧跑到车前一看,又爆了两条轮胎。大家都围拢过来,看个究竟。原来轮胎压在了一块棱角尖锐的石头上,将轮胎刺破。我很不解,问大家,为什么两条轮胎能同时爆了呢?有个师傅解释说,因为重量实在太大了,还过于集中,一条轮胎爆了另一条就承受不了重量也爆了。司机爬下看了看,说钢板托架压在了一块石头上,这块石头有三十公分大小,露出地面也就两三公分,还是前高后低,恐怕会卡住。本身车在装上巨石后大梁离地的间隙就很小,轮胎一破就拖地了。这倒不怕,可偏偏是压在一块石头上。我招呼我的人都来帮忙,赶快换轮胎。大家一起动手,卸轮胎的卸轮胎,挖坑的挖坑,不到一个小时就换好了轮胎。

    天已完全黑了,在车灯和手电筒的照明下,车开始再一次启动,依然是后边装载机推着,可是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车确实被那块卡住钢板托架的石头卡住了。这时有人提议,再加一台装载机在前边拉。我说好,就这么干。为了协调动作,三个司机听我号令同时开动。两台装载机前边拉后边推,中间平板车发力,马达轰鸣,就听卡擦一声,什么断裂了。我赶忙叫停。平板车司机下来一看,轮胎后移卡在刮泥板上,再趴下检查,说平衡拉臂断裂了。这真是个不幸消息,轮胎爆了还好说,这拉臂在半夜三更的山沟里去哪儿找啊。只能等明天再下山去买了。

    夜晚休息后一大早,我就派人到大佘太镇买配件、请修理工。因为备胎没有了,为防万一后面路上再出问题,我让把流动补胎车也请上,做随车服务。剩余的人做准备工作。现在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将卡住钢板托架的石头清掉,也不知石头埋在土里的部分有多大。板车大梁已经挨着地面,人没法钻进去,只能像老鼠一样从外面淘个洞进去。空间几乎没有,连铁锹都用不成,只能用一个短的小钢钎挖,然后用手一把一把将土和石子扔出来。这项工作实在太艰难了,人多也没用武之地,只能轮换着来。用了半天的时间终于将石头的根部找到,石头约有五百公斤左右,将近一米深,像个柱子支撑着钢板托架。石头的底部找到了,就有办法。我们用钢丝绳从它底部套住,用装载机拉拽,使它倾倒,清除了这个可恶的障碍。

    拉臂配件买回,修理工开始安装。但由于后桥车轴后移,长度不够,安装不上,需要复位。人工复位根本不可能,采用平板车自行倒车使其轮胎前移,还是动不了;又增加一台装载机从后面拉,也只稍稍移动了一点,试了几次也不能完全复位。修理工钻进去安装,告诉我们能接上了,但是还不能完全复位,只拧了几道螺扣。不能完全复位,轮胎就和刮泥板不能分离。把巨石吊下来,可这山沟狭窄的再并排停一辆卡车都没了空间。所有人都聚集在平板车周围,所有机械都在等待,时间静静的流逝,这些都需要我买单。面对这种状况,实在不知该怎么办了。此时,太阳又要落山了,昨天同一时间的美景又现,但我却没了欣赏的雅致,只感到气温下降的丝丝寒意。

    好了,大家都辛苦了,我们去吃饭,一切等吃了饭再说。没办法的时候放一放可能就是最好的办法。

    在吃饭的时候,我问修理工:如果一个装载机牵引,一个装载机后面推,结合平板车的本身的动力,强行开动行走,最严重会发生什么后果?会不会把平板车拖散了架?修理工想了想后说:拖散架绝对不会,最多把两条轮胎磨报废。我一听这话,心里顿时轻松起来,这点代价不算什么!

    在牧民家吃过饭,我们来到现场。我让所有在场的车辆都打开灯,黑黢黢的山沟顿时活跃起来。我把工作方案告诉司机,装载机前后到位,牵引钢丝绳系好,一个拉一个推。在我的一声令下,发动机怒吼,三辆车齐齐发力,终于硬生生的将平板车从坑里拖了上来。

    平板车上来之后就能自行行驶了,速度比人步行还慢,但那两条与刮泥板卡死的轮胎马上就摩擦冒烟了,整个山沟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橡胶燃烧的刺鼻味道。我赶忙招呼人站在车上往轮胎上浇水降温,能顺手拿到的水就是我们喝的矿泉水,很快随身带的矿泉水就不够了,又紧急用皮卡车从牧民家弄来两大桶水,一桶浇完水马上去拉,不能中断。就这样,轮胎在一层层剥落、变薄。爆胎已经令我们十分恐惧,所以我让所有人都在车前边的灯光里用手拣拾路上的小石头,避免再扎破轮胎,为“玉皇”保驾护航。

    历经四个小时,行驶了四公里,终于走出最难走的、让我永生难忘的由我修通的六公里山路。出来这段路就能上山区里的一条沙石路,这条路平常都是矿山使用,维护的比较平坦。等车到达这条矿山路口时,我让车停了下来。从中午到现在已过去十二个小时,大家都已饥肠辘辘。下面还要连夜往回赶,需要吃饭休息一会儿。此时所有人都激动欢呼起来,要把这几天的艰难辛苦都宣泄掉!

    这天还有一个插曲让我心里对这块“玉皇”产生了一种敬畏。在开始工作时,曾有个当地人告诉我们,你们应该给山神烧个香祭拜祭拜。我不信有什么山神,自然也没加以理会。可是接连的事故,也让我的心里有一种嘀咕。等到车的后桥平衡拉臂断裂后,他又出现在现场,还是劝我要烧烧香,拜拜山神。我忙的一塌糊涂,就没在意。可是一直帮我的侄女女婿很有心,在夜里帮我做了这件事,他到山顶上烧了香拜了山神。这是事后他才告诉我的。也是这天中午过后,我外甥开车带着我姐姐上山看我来了。我只有一个姐姐,大我九岁,从小对我格外偏爱。她说原来计划两天,到现在也没有回去,家里人就特别担心,母亲天天在佛像面前烧香祷告。母亲已经八十岁了,她和我母亲是虔诚的的佛教徒。她说她出来时已经向佛祖烧了香,做了祷告。她还给我带来了一本《金刚经》,让我带在身上,说佛祖会保佑我平安顺利的。从下午到午夜时分,姐姐一直陪我跟在缓缓前行的平板车旁边,嘴里在默默的诵念着经文,直到护送“玉皇”顺利走出山沟里这段最艰难的路。——佛祖保佑,阿弥陀佛!

    饭毕,已是子夜零点三十分,我们又开始上路。为了路上不出问题,我们不走回头路,多绕道五十公里,从矿区沙石公路走二十七公里就能到达一条通往山外的乡间柏油路。沙石路在山间蜿蜒,坡度也很大,平板车独自爬不动,前边用一台装载机拉着,流动补胎车也随平板车行动。

    我与其他人开车先走,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到达了柏油路的交汇处,停下车在车内睡觉等待。睡了大约一个小时,我被冻醒了,一看车内温度显示才十度。前面已经说过,原计划工作两天就没带衣服,随身只穿了件夹克,根本无法抵御这样的寒冷。偏巧车的暖风机也坏了,身体已开始发抖。不得已我只得下车活动活动,像《红岩》里的华子良一样在浓黑的夜色包裹中开始跑步。山里的空气是透明的,几乎没什么云彩,天上的星星俏皮的眨巴着眼睛,好奇的看着我这个“疯子”。这几天来的经历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浮现,虽然今天只是第七天的凌晨,但我觉得却过了好长好长的时间。

    等到早晨六点,东方已泛出鱼肚白,平板车还未到。我预感又出事了,赶忙叫醒司机,原路返回。行驶了约二十公里,看到平板车和装载机停在路上,我心里踏实下来,看来没什么大事。询问之后得知,装载机爆瓦了,停在路中动弹不得。于是赶忙派人再去找装载机。路面太窄,都容不下平板车和装载机并排,只能将路一侧的山坡挖出一个空间,放置故障装载机,才能给平板车腾出路来。新找来的装载机将故障装载机强行推离路中央,然后再牵引平板车继续前进。

    这回我不敢独自冒进了,而是跑一段距离看不到后面车就停下来等一等。我站在路旁的小山包上,回首眺望,远山连绵起伏,像一波波的涌浪。车是顺着山沟中的路行驶,远远的首先看到的是巨型玉石,像一个巨型乌龟一样缓缓地移动,然后才慢慢显出牵引的装载机和平板车。路上极少有车,在这空旷的群山中,显得格外寂静,只有这个巨石移动的身影和机器的轰鸣,为这一壮观画面涂抹了一笔灵动。

    中午十二点,车辆终于到达柏油路。这条柏油路虽然只有六米宽,但在我的眼里已经是康庄大道了。解开牵引装载机的钢丝绳,给付了司机工钱,司机回返。

    这回我心里是彻底宽松了。唐僧西天取经九九八十一难,我取这块巨型宝玉也磨难重重,但总算修得了正果!

    我对大家说,到了山外,我们在小佘太镇吃饭。山外第一个经过的镇是小佘太镇,与大佘太镇是姊妹镇。大家精神抖擞、兴致高昂的上路了。车行约八公里,我看到路边有一个超限检查站,心想坏了,肯定要被拦截。但看到院子里只停着一辆车却没人,正是中午吃饭时间,也许能蒙混过关。我就让车前行了五百米,停到路旁树丛里观察后面平板车过来的情况。看到平板车缓缓驶过了超限收费站,心中不由大喜,蒙关成功!就在我准备出发时,看到超限收费站里出来两人,钻入院内的车子发动跟了过来。还是没有“逃脱”这一关啊。很快他们的车就超过平板车停在路中截停了我们的车。检查人员张口就要罚三千元,最后好说歹说罚了一千元放行。

    下午两点多到达小佘太镇。这个镇离大佘太镇还有三十公里,新修好的柏油路,路面也比较宽,会一路顺畅的。从大佘太镇西南行六十公里就到达目的地乌拉特前旗县城。我们进入镇子,看到人流熙熙攘攘,一问才知这里今天开始办交流会,要办五天。交流会类似内地的赶集,但比赶集规模要大。本来镇子不大,就一条主街道和它十字交叉的一条狭窄柏油路,而主街道被各种摊贩临时搭起的帐篷挤满,只能行人通过。车辆须绕道镇外农田里临时开通的一条被碾压的满是深沟的便道通行。我们的车太重根本不敢走。唯一的方法就是横穿这条主街道。

    这点儿赶得也够寸劲了,真是意想不到的障碍。怎么办?等待很显然是不行的,只能找那些摊贩商量拆掉他们的帐篷,等我们过去再搭建。我们车身宽,要想过去得拆掉五顶帐篷。我去和这些摊贩商量,可是这些摊贩不干。提出给钱补偿,他们又漫天要价,各家意见也不统一。这时我突然想到我的一个同乡的儿子在这里当副镇长,请他来帮忙解决。多少年没回来了,也不知他的电话,打电话给我家里大哥问到了电话,拨通后说明了情况,他很快就赶来。谁曾想这些摊贩竟然不买副镇长的账。直到他发了火,说又不是不给你们补偿,这样不通情理,这些摊位不租给你们了,现在就给你们退钱。看到势头不对,这些摊贩才同意拆除。花了一千元“买路钱”,终于得以通过这最后的一关。

    九月末的阴山脚下,真是秋高气爽,冷暖适宜。农田里散落着一层黄色的秸秆,让人感到收获后的喜悦。我们终于冲出了难关重重的大山,前面已是一片平坦的河套平原了。

    从下午四点开始到第二天凌晨六点,用了十四个小时,终于走完了最后的九十公里路,到达了目的地——乌拉特前旗县城。在晨曦的曙光中,两台吊车伸出有力的臂膀,将巨型玉石缓缓的吊起放在穿城而过的110国道边的平台上。

巨型玉石落地了,像小山一样突兀在马路边。我心里的巨石也终于落地了!


(责任编辑:admin)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会员章程组织机构法律声明
主办主管 文化部艺术人才资料数据库 中国乡土艺术协会艺术发展中心 www.gbshy.com
CopyRight(c) 2012-2020 ICP备案编号: ICP备11012214号-1